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2018wwww

谷凯宁:和平统一是斗出来、逼出来的

谷凯宁:和平统一是斗出来、逼出来的

导读:前国台办海研中心副主任谷凯宁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8月号发表专文《对台海战略格局问题的若干思考》,作者认为:“在两岸关系上积极塑造对我有利的战略态势,必须首先在大陆内部统一思想,把反‘台独’斗争从内战思维中剥离出来,并据此制定正确的战略策略。要认识到‘统独’矛盾是当前台海的主要矛盾,不要幻想‘台独’会轻易转变立场,对其要有不同于对付传统内战对手的斗争方法,加大施压打击力度,持续消弱其经济社会基础。和平统一不是求出来、让出来的,而是争出来、斗出来、逼出来的。”文章内容如下: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北京会见王文杉率领的台湾联合报系访问团一行

一、台海战略格局的演变与走向

1、大陆在两岸博弈中的实力优势不断扩大

预测未来台海战略格局,就要分析各种影响台海战略格局的力量及其作用。未来台海战略格局将主要由两岸实力决定,包括有形的物质实力对比,还包括无形的决心意志和战略策略对抗,以及外部势力对两岸双方的干预。

自本世纪以来,大陆在两岸博弈中的实力优势不断扩大,国际地位显着提升,抵御外部干预的能力日益增强,已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并决定台海战略格局的演变。习总书记强调“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关键因素是祖国大陆的发展进步”。这不仅是指大陆要厚植政治、经济、军事等实力,还包括要敢于和善于运用这种实力,主导两岸关系走向。大陆是台海斗争的直接参与方,从这个意义上看,预测台海战略格局,也就是分析大陆方面希望塑造和能够塑造什么样的台海战略格局。

2、清醒认识台海战略格局的演变

毋庸讳言,一个时期以来,台海战略格局并没有向着我们期待的方向演变,“台独”政党再度执政,台湾与大陆分离的倾向在增强,两岸关系形势严峻。从岛内看,完成台独论述改造的教科书每年都在不断生产新的“台独”;统派被打压被边缘化,主流社会舆论普遍嘲讽统派;美日等国联手拉抬台湾的国际地位;日本在台逐渐取代大陆的影响力;岛内去中国化的大趋势正逐渐形成……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两岸均追求国家统一,斗争焦点在于“谁统谁”,双方均有统一的意愿;现在则是大陆单方面追求统一,台湾拒绝统一,斗争焦点已转变为“统不统”,和平统一的基础遭到严重破坏。这是当前台海形势严峻之根源所在。

3、深刻反思对台工作的利弊得失

要改善当前态势、主导未来台海战略格局演变,有必要回顾我们对台工作的得失,加深对台海局势发展规律的思考。和平发展道路本是我们为了更好推动两岸统一提出的,对台更灵活、更善意、更包容,但为什么“台独”活动不退反进?为什么两岸实力差距不断拉大,大陆对台更加优越也更有吸引力,但岛内“拒统”倾向却有增无减?大陆有能力掌握台海主动,但为什么“台独”势力总是对我挑战不止,台海形势发展总是不尽如人意?“台独”固然是其根本原因,但同时也应反思,我们的主观认知是否符合客观实际,对台工作和理论研究有没有脱离台海现实,对策举措有没有想当然、缺乏针对性。

4、应当区分统独斗争与内战的不同属性并采用不同斗争策略

对两岸斗争属性的判断关系到对台工作大政方针和具体斗争策略的制定。台海形势发展不如我预期,重要原因在于对两岸斗争属性的判断未能与时俱进,影响施策成效。台湾问题始于国共内战并延续至今,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斗争对手和焦点发生变化,在内战属性上迭加了统独斗争属性。内战并不影响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斗争双方争的是国家的统治权、主权代表权和发展道路主导权。但“台独”则试图分裂国家。这已不属内战,而是叛国卖国,与其的斗争属于主权之争,也就是卫国斗争。

当前台湾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其兼有内战和统独斗争双重属性,须有不同的斗争策略。内战双方在“一国”的前提下能转化为非对抗性矛盾,可通过“一国两制”实现“和平统一”;而统独斗争却无“一国”的前提,用“一国两制”来反制“台独”,如同“关公斗秦琼”,不在同一层面的对抗,当然难有成效。

二、与“台独”斗争是当前两岸关系的主要矛盾

1、统独斗争是当前两岸关系的主要矛盾

在错综复杂的诸多矛盾中,必有一个起决定作用的主要矛盾,解决这个主要矛盾,其他矛盾才会迎刃而解。历史经验值得藉鉴。上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阶级矛盾,中共为此与国民党进行了殊死的斗争;但当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之时,中共及时提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转而推进国共合作,取得抗战伟大胜利。

两岸间过去主要矛盾是对国家领导权之争的内战,现在的主要矛盾则是统独斗争,影响并制约着其他矛盾。近年来两岸关系的斗争实践表明,只要“台独”势力受挫,两岸关系就能顺利发展;一旦“台独”得势,两岸关系就被干扰破坏。因此与“台独”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才能抓住对台工作的龙头,有效打击敌人、支持朋友、教育民众,也能为国际社会确立涉台行为准则,达到纲举目张之效。

2、保持开展反“独”斗争的战略定力

“保持战略定力”是当前的热门词汇。要保持战略定力,就应正确理解其意涵,不能将其误解为在策略上固化不变。战略定力是指坚定战略决心,不受干扰地追求实现战略目标,直面矛盾、坚持斗争,遇到挫折不让步、遇到困难迎头上。一旦斗争策略不奏效就主动变招或加大斗争力度,积小胜为大胜,直至全胜。

面对“台独”挑战及岛内其他不利于统一的错误倾向,无视斗争形势的变化和矛盾属性的发展演变,也无论斗争手段是否有效,为维持两岸关系表面上的稳定而漠视矛盾变化,不去调整斗争策略,实际上是忽略了实现国家统一的战略目标。这不仅是策略上的僵化保守,更是失去了战略焦点,无法保持战略定力。

3、加强针对“台独”的斗争力度

我们强调照顾台湾民众的利益、做好台湾人民的工作、实现两岸人民心灵契合,这完全正确。但争取台湾民众的工作对象是具体而非抽象的,实践中要注重分清敌我友。谁是自己人?谁是同盟军?谁是敌对者?在敌对者中,谁是可以争取的人?谁是打击对象?对重点打击对象绝对不可姑息。

这几年我们在惩处“台独”方面有短板,未能有效遏制其蔓延势头,也严重弱化了争取台湾民众的效果。我们试图以仁慈友善去感化争取“台独”,但不少“台独”追随者却藉机一方面在大陆赚钱、另一方面回台“反统援独”。有力打击敌人才能真正教育人民,对“台独”重拳打击比拉拢感化更有效。即便要对“台独”感化争取,也只有在其遭到重大打击、走投无路时才有可能。但凡其能生存发展,就决不会轻易缴械投降。

三、对“台独”斗争的策略思考

1、研究制定对“台独政权”釜底抽薪式的斗争策略

对“台独”发动舆论批判、压缩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不开放与“台独”势力的交流交往等,都是必要的反“台独”斗争举措,但这些多为上层建筑领域的斗争,还不足以伤其根基。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有不断削弱“台独”的经济基础,才有可能促使岛内民众觉醒并抛弃“台独”,这才是真正对其釜底抽薪。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重要课题,即如何既本着“两岸一家亲”的理念,照顾和帮助台湾民众,又能有效弱化岛内“台独”的经济社会基础。相信只要我们明确了斗争指导思想,就一定能够制定出行之有效的对策和措施。

2、不能把宝押在期待“台独之路走不通”上

有种推论认为:由于两岸实力差距不断拉大,所以统一大势不可改变,“台独”之路走不通;只要维持台海形势稳定,两岸经济社会自会融合发展,迈向统一;不必将“促统”整天挂在口头上,过于强调“统”会引起台方的反弹和抵制,是强人所难,反而不利于“统”。还有观点认为,“台独”必然闹而无果,因此无须在意,不必为此干扰民族复兴进程。

我们必须明白,统独斗争不可调和,只有大力反“独”才能有效阻“独”,反“独”与阻“独”的因果关系不可颠倒。如果对“台独”视而不见或消极应对,就可能存在“台独”逐步实现的可能性。从实践看,这种可能性正在发生;“台独”势力近年来正是在这种我未集中力量实行精准打击的政策懈怠中一步步发展起来的。不经斗争,寄望“台独”不会成功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虽然大陆实力远超台湾,但绝不可掉以轻心,东帝汶从印尼独立出去的例子就值得我们警醒。所以,“台独不会成功”这个结论只能是我们积极斗争的结果,而不能成为我们不作为的理由。我们必须丢掉幻想,积极有效地与“台独”开展斗争。

3、不要被“台独”惯用的欺骗手法所蒙蔽

有观点认为,民进党等绿营坚持“台独”主张是为了对抗国民党,只要打垮国民党就会改弦更张。持此观点的人拿着放大镜寻找民进党变化的踪迹,也确实发现了不少似是而非的论述。这些论述恰恰反映了民进党的两面手法,因为真正转变立场是不需用放大镜寻找的,检验其是否转变更应看其行动而不是听其言论。不要忘记,“台独”是在逆境中生存发展的,练就了欺骗撒谎、随机应变、能屈能伸等本事,常用搞变通、钻空子、切香肠的策略手法暗度陈仓。比如目前不可能“独立建国”,就藉用“中华民国”之壳声称“已经独立”,并祭出“宪法”、“宪政”等保护自己;处理两岸关系时,利用大陆“和平发展”的善意,强调“维持现状”,但在解释现状时却塞进其已是“主权独立国家”的私货,在岛内大力“去中国化”,等等。未来一个时期,“台独”势力还会不断玩弄文字花招,甚至可能对“九二共识”等特定词汇重新定义。切不可轻看“台独”势力“曲线谋独”的伎俩。

四、结语

总的看,我们必须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分析台海局势、指导对台斗争,积极塑造对我有利的战略态势。为此,必须在大陆内部统一思想,把反“台独”斗争从内战思维中剥离出来,并据此制定正确的战略策略。

大陆对台大政方针主要形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台独”不成气候,斗争焦点是“谁统谁”。邓小平审时度势提出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方案,暂时搁置“谁统谁”争议,向台当局释出重大善意,引导两岸关系发展和良性互动。然而,李登辉上台后背离了国民党的传统路线,民进党执政后“统独”斗争更上升为主要矛盾。对手变了、矛盾变了,直接引起台海形势变化。斗争现实告诉我们,对台战略和策略必须与时俱进。

必须认识到“统独”矛盾是当前台海的主要矛盾,不要幻想“台独”会轻易转变立场,对其要有不同于对付内战对手的斗争方法,加大施压打击力度,持续消弱其经济社会基础。和平统一不是求出来、让出来的,而是争出来、斗出来、逼出来的。坚持斗争才可能实现和平统一,一味忍让恐怕最终只能走上非和平统一之路。

来源:中国评论

作者:谷凯宁(原国台办海研中心副主任、环球战略智库高级研究员)

- END -

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huayujunshi)

云集优秀记者,汇聚一流专家,实名专稿、权威分析、深度评论,最靠谱的原创资讯。关注“华语智库(huayujunshi)”官方微信号可查看更多专家评说,按国家查询文章内容列表。

返回列表